丽水幸福一家代怀孕网移动版

主页 > 代孕保健 >

崩漏的检查方法

常见证候

肾阴虚崩漏:经乱无期,出血量多,或淋漓不尽,血色鲜红,质稠,偶有血块,伴腰膝痠被,头晕耳鸣,五心烦热,日干不欲饮,舌质红或淡,脉细数。

肾阳虚崩漏:经来无期,出血量多,或淋漓不断,色淡红,质稀。无块,或面生黄褐斑,形寒肢冷,身体较胖,腰痛,舌胖淡或有齿痕,脉沉弱或虚数。

脾气虚崩漏:经血非时而至,出血量多,色淡质稀,无块,面色咣浮,神疲纳少。下腹坠胀,或大便不实,舌淡,脉细弱或虚数。

血瘀崩漏:经血非时而下。量多,或淋漓不止,经色紫黯,夹有瘀块,小腹疼痛拒按,瘀块排出后疼痛减轻,舌质紫黯或边尖有瘀点,脉沉涩或弦滑。但对一些出血时间长,久漏不止的患者,虽无上述血瘀证候也应考虑为血瘀所致。

血热崩漏:经血非时突然大下,或淋漓又增多,血色鲜红或探红,质或稠,或有血块,口渴烦热,或有少腹疼痛,小便黄,大便干结,苔黄或黄腻,脉洪数。

鉴别分析

肾阴虚崩漏与肾阳虚崩漏:皆为虚证,但病因、病机不同。肾阴虚崩漏,多因素体阴虚,或园早婚、房劳、多产损伤肾阴;或久病失血伤阴,以致虚火内动,冲任失守,发生崩漏。而肾阳虚崩漏,则多原于素体阳虚,或青春期肾气不足,或因患阴虚证过服甘寒之剂,伤及肾阳,阳虚则冲任之气不固,致成崩漏。其辨证特点是:肾阴虚崩漏,必见血色鲜红,质稠,脉细数等;而肾阳虚崩捕+则见血色淡红,质稀,体胖,脉沉弱崩漏的检查方法等候。若出血多时可见数脉,但阳虚之数脉,数而无力,或脉来沉微;阴虚之数。脉数而有力,兼有细滑。在崩漏症中,数脉见于虚证尤多。故景岳云:“数脉之病,惟损最多,愈虚则愈数,愈数则愈危,岂数皆热病乎。若以虚数作热数,则万无不败者矣。”由此可见,崩漏症见有数脉者,不能单凭其脉来认证,必须以脉力和脉形来分证。至于治疗。肾阴虚崩漏,治宜滋补肾阴,佐以凉血止血,常用滋阴止血方,血止后可用滋肾调周方;肾阳虚崩漏,治宜温补肾阳,以益气止血,方选温阳止血方,血止后用温肾调周方。

脾气虚崩漏与肾阳虚崩漏:二者均为虚证。其不同点是肾阳虚崩漏有阳气虚衰的临床表现,如面部生黄褐斑,形寒肢冷,体质较胖,腰部冷痛等症状,并多见于青年人。脾虚崩漏,是以脾虚,中气下陷为主要表现。如面色咣浮,神疲纳少。下腹胀坠等症状,常见于中年妇女和过劳伤气之人。一为阳衰,一为气虚,但在个别人身上,可以是二者兼而有之,也可由气陷发展为阳衰。鉴于临床上肾阳虚和脾气虚症状错综复杂。常混合出现,故临证时必须合参,治疗时益气药与温阳药配合应用。两证的共同点是:皆为虚证,无热崩漏,一为阳虚,一为气虚,阳与气皆主功能活动,所以二者都表现为冲任固守功能不足。脾气虚崩漏,治宜补脾益气,兼以止血,用益气止血方,血止后改用补脾调周方。

血瘀崩漏与血热崩漏:二者皆为实证。但其病因及病机各不同。血瘀崩漏多由血瘀为患,瘀血不去,致使新血不得归经,故经血淋漓不止,其症状特点有三:(1)经夹有大、中、小不等之瘀血块;(2)小腹疼捕拒按。瘀块排出后疼痛减轻;(3)小量出血,日久不止。辨证用药疗效不显著者。凡具有上述(1)、(2)或(3)特点者,即可诊为血瘀证。再则本证多是在其它证候的过程中发生,故不是崩漏的全过程,而是崩漏过程中的某一阶段。血热崩摒。多因素体阳盛,过服辛辣助阳之品,或肝郁化火,感受热邪、湿热,热伏冲任,热迫经血妄行,而发崩漏。临床表现为:出血量多,色鲜红质稠,伴口渴烦热,便于溲赤,舌红苔黄,脉滑数等实热证的表现。治疗上,血瘀崩漏,当活血化瘀,兼以益气,化瘀止血汤主之。待血止后再依其脏腑虚实辨证施治,调整周期。血热崩漏,治以泻热凉血,止血调经,方用清热固经汤,血止后辨证谓周期。

“崩漏”症的发生原因,一般认为是冲任损伤,制约经血的机能失常所致。妇(诸病源候论妇人杂病诸候)说:“崩中之状,是伤损冲任之脉。冲任之脉,皆起于胞内,为经脉之海,劳伤过度,冲任气虚,不能约制经血。”引起冲任损伤的原因多为肾虚、脾虚、血熟、血瘀四证。其治疗,一般分为两个阶段,即出血阶段止血治疗,血止后调整周期治疗。前者应注意辨证求因,审因论治,不可专事固涩;后者需重在补肾,因本症之由,其本在肾,但要结合求因,不能一味补肾。


李娜vs沃兹尼亚奇 女领导有请 (责任编辑:admin)